您好,歡迎登錄诺亚彩票銅川礦業有限公司官網!

當前時間:
最新文章
詩文天地
當前位置: 首頁 - 銅煤黨建 - 詩文天地
黃土田【散文】做到極致的礦區攝影人
——讀《沈澱的往事》
作者:黄土田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日期:2019-04-29   点击次数:
分享:


《沈澱的往事》是銅川攝影人、礦工報記者周俊生的人生傳略。

當周俊生年輕時,人還沒被招進煤礦,作爲一個關中的農村青年,其人生常是遭受滅頂之災。比如,19歲時想參軍,“冒著大雪在雪地裏步行了十幾公裏趕到乾縣武裝部,找到接兵的……當場拿出白毛巾咬破手指寫了個血書,‘我要當兵,保衛祖國’。(接兵的)他們看此情景,也挺激動,”所以回去後立即把他增加到政審名單上。可在臨走之前發軍裝時,卻把他的軍裝換了。“原來我們村上有個叫周生産的貧農頂替了我。”

話語層面,是當時的唯成份論。他的家庭劃爲中農,不合招兵原則。

再一次是20出頭時的“大起大落之痛”。周俊生被抽到人民公社當種子專幹,穿四個兜的幹部服,騎自行車,在公社的各個大隊裏暢行,人稱“老周”,他內心裏無比的高興和自豪。但好景不長,不到一年後,任用他的公社副書記找他談話稱:“黨的幹部要能上能下能官能民。”來回幾次往返,他才明白自己被辭退了,一個叫黃禮的頂替了他的工作。他痛苦難受,一夜之間從一個公社幹部變回了一個農民,無臉見人,當時自殺的心情都有了。

這是文革時期的事情。關中農村風行過“紅海洋”運動,然而在人們發瘋著魔的“紅海洋”運動中,一個本分上進的年輕人卻屢遭挫折,命運像是一段黑魆魆的隧道,似乎不見盡頭。

1974年,是銅川的國營煤窩子帶給這個關中青年一線人生光亮。24歲時,他被招進銅川礦區,成爲一名井下輪換工。這之後,他憑借自己的興趣特長,憑借自己從小就磨砺的幹勁和上進,踏實勤懇,加之好友的鼓勵,領導的慧眼,他一步步走得穩穩當當。八年煤礦放映員的生涯,三年群衆文化工作站的經曆,給他鋪就了一條不斷充實的成長之路。

一個人,對自身和社會的認識來源于實踐,對自己命運的把握也常在生活的一瞬之間。周俊生從礦黨委副書記一句“電影公司的人請我吃飯我不去”中理解到放映員在社會上沒有多大地位的要點,但更重要的啓示在于,跟上相關的人才有相關的機遇。比如跟著副書記能認識報社社長,給當初的礦長送夜景照片,才有後來通知去西安拍礦務局局長與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握手的珍貴照片。當然,人與人的相識相交也在于時間,時間給人以機會,機會産生信任,信任又帶來友誼和相助。這樣良性交往的發展結果,很可能爲一個人在關鍵節點上帶來有力的援手甚至終身的摯友。

周俊生38歲時正式走進礦工報社當攝影記者,他工作主動認真敬業。銅川局建局30周年時他主動向社長請示,要在街頭爲局慶辦一次影展;1992年五一節前,他主動向報社請示舉辦一次爲勞模攝影的作品展覽;1993年,他又主動向報社領導申請,編一本诺亚彩票的畫冊,宣傳企業以提高知名度。1999年是建國50周年,他更是主動把工作計劃提前給報社彙報,得到了領導的支持。這樣做到後來,他在自己工作安排不盡如人意的情況下,還是“想了很久”,主動找到局長書記,擔綱了六大本反映銅川局輝煌曆程的畫冊《瞬間永恒》的執行編委,不僅擺脫了無名的煩惱,更是實現了人生的一大步跨躍。

除工作主動外,吏有爲領導盡職盡責,也是爲企業負責的做新聞的堅定態度和靈巧應變。1996年,銅川局出現一次規模較大的職工集體上訪活動。現場混亂,群情激憤,礦務局的領導當面無法對話而只有從後門離開。這時候的周俊生講黨性,守原則,站在爲領導分憂爲企業著想的政治高度,悄悄拍攝了一批影像照片。當天晚上省裏來人了解情況時,周俊生拍攝的十幾張照片已經擺在局長辦公桌的桌面上,使調查的同志一目了然。

《沈澱的往事》中有一節專門講“爲領導盡責”的巧事。在局長辦公室,見局長手上拿著一封舉報信,周俊生就順便說讓自己通過采訪的形式實地調查情況。當基層群衆有人議論局長跑官、報社社長不會寫文章時,周俊生憑借和領導深厚的私交,建議局長社長采取相應的動作,化解了基層群衆中的閑言碎語。

當然,工作主動,爲領導盡責,都需要站台者具有相應的甚至比較過硬的真本事。在攝影藝術方面,周俊生作爲一個攝影師無可挑剔。進入礦務局以後,四十多年的職業生涯,他邊幹邊學,既當學生,又當老師,從一開始的摸爬滾打,到後來的鳥槍換炮,專職攝影,佳績連連,成果不斷。最讓他開心的是2005年以後的十年時間,他爲銅川局編撰出版了包括《瞬間永恒》在內的十五本大型畫冊,影響甚隆,貢獻巨大,足可以之留傳後代。

確實,眼前的書畫精美,當初的夢想成真。周俊生的疑似收官之作《沈澱的往事》爲讀者構勒出一個礦區文化工作者的興業曆程,也揭示出一個平常奮鬥者所能達到的極致,更給各位有心人以撫今追昔、前後對比的人生思悟啓示。

在當代中國,問一問,人應該如何走好自己的道路呢?(黃土田/文)



责任编辑:彦荣 编辑:蓝 图


上一條:舒佩華【散文】難忘那年“五一”節
下一條:杜玲玲【散文】微笑行走 总有温暖与阳光

打印】    【收藏返回首頁 關閉窗口

相關文章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